首页 >>
台灣首位攀上世界七頂峰女性 全因幼時父親一句「拿金牌回來!」|觀點|TEDx|2019
发布时间:2019-07-15 11:45:49 来源:必博国际娱乐-必博娱乐开户点击:144

  我最喜歡問人家一個問題,你登山嗎?

  我姓江,不怎麼秀氣,真的不秀氣。其實不管你是男生、女生,就是把自己擅長的這件事情發揮出來。我買不到女生的衣服,所以我們家有三個人都受惠,一個是我老爸,一個是我哥哥,一個是我弟弟,他們現在都穿我的衣服。所以我們家很環保,對不對?

  我從小非常愛哭,所以我的肺活量很好。醫生檢查之後,我有三個肺的功能,所以我去爬山了。為了我老爸一句話,因為我小學五年級拿到金牌,他說那個金牌只是全校200公尺女子組,妳要嘛拿世界的回來給我看看。從此我下定決心要邁向奧運!所以我的肺活量很好,結果我也很認真地邁向奧運。但是命運的安排一直讓我往登山的路上。

  臺灣3000公尺的高山有263座之多,身為臺灣人,不爬山,我覺得有一點可惜。可是你們會覺得爬山很累很難,如果世界的高山我們該如何爬?

  世界聖母峰爬了兩次,七頂峰也完成了,最後一座發生什麼事打了一個叉叉?如果這是我的成績單,我拿回去給我爸看,我爸一定會罵死我:怎麼會有紅字?我想每一件事情都有它的原因,有時候這樣子紅字或許讓你有機會再回到藍字。

  1995年我登頂聖母峰第一次,那一年我24歲,我已經學會寫遺書,因為七頂峰的關係,我有好幾張遺書一直在改。第二座來到歐洲最高峰厄爾布魯斯峰,這是在俄羅斯。第三座非洲吉力馬札羅,第四座南美的阿空加瓜,我在阿空加瓜峰度過了兩天兩夜的暴風雪,那時候幾乎快把我搞死了。我哭著跟老天爺說「老天爺,拜託你,如果願意饒我一命,我回來一定報效國家、奉獻社會,我跟你發誓啦!」。

  

  老天爺給我機會了。讓我認識了原來接近死亡,越能夠知道生命的可貴。

  第四座我們來到了阿拉斯加,北美的阿拉斯加麥肯尼峰,第五座來到了大洋洲的卡斯登斯,第六座非常寒冷,連上洗手間都會結冰,那個是南極洲,夏季的平均溫度是零下30度,我們哈一口氣就結冰了,最後2009年我又重回聖母峰。

  尼泊爾稱為薩加瑪塔峰,完成了七頂峰之後,是不是我的巔峰也完成了?可是山永遠是登不完的。世界14座8000公尺的巨峰扣掉聖母峰,還有13座,這13座比聖母峰的難度還要高。號稱14座最小的老么,為什麼我一開始爬老么就拿到不及格?

  我們要上世界高峰,從家裡出發,一直要到基地營,也就是base camp,5000公尺。

  這一段路有可能你是到不了的。為什麼?因為這樣的地形要拉車拉兩天,要保證不掉到印度河裡面去,安全抵達基地。到了登山口,請你走93公里路,那也沒什麼了不起,我就低著頭一直走就好了。還要經過N座非常搖搖欲墜的險橋。

  我沒辦法想像溫度從48度到55度C,55度C剛好是蛋白質熟成的溫度。所以我在印度河谷像烤肉。

  烤肉烤完了之後,就會慢慢走到冰天雪地的地方,所以溫度的落差非常大。還有一件事我還沒告訴各位,從登山口要往基地營,這個路上93公里,我們拉肚子拉了七天七夜。能夠走到這裡,不腿軟的應該沒有幾個。

  終於抵達基地營,這一座就是我們鼎鼎大名的布羅德峰。和基地加起來也不過四個營地。合歡山不就3000公尺?我油門一踩馬上就到武嶺,根本不用兩天。我們這一段路要走幾天?一個月!你們邊走邊玩?5000到5500還要回來5000,再上5500,再上6000,再回來5500,再回到5000。怎麼會這樣?因為是難以想像的,很多人問我,你到巔峰有什麼感覺?就是像去了一趟天國。

  平地我們的氧氣濃度21對不對?上了玉山只剩下12.6。到了聖母峰,只剩下平地的1/3。那會有哪些症狀出現呢?身軀冷吱吱、頭殼重鏂鏂、喘氣喘死死。我們剛剛說的氧氣濃度差別那麼大,還有一個對登山者來講非常重要的事情,就是:有沒有膨起來?氣壓干擾我們很大。所以我們的頭、我們的手,甚至五臟六腑都有可能輕微的膨脹。低溫、低壓跟低氧,會讓我們在高山上有可能會得到高山病。如果是急性的,也有可能莎呦那拉說再見。

  除了這些以外,低溫低壓低氧你能夠適應之後,到了基地營,吃喝拉撒睡怎麼辦?我曾經住帳篷住了兩個月,回到家,你知道我有多想念我那一張彈簧床嗎?我二話不說直接開門就躺下我那張床,我想說,今天應該可以好好的睡一覺。左翻右翻,自己受不了了,走出客廳,看到我媽坐在那裡,我媽說「怎樣?妳睡不著?」我說對,我說「客廳蠻寬的,可不可以借我?」,「你要幹嘛?」,「搭帳篷。」,「女兒妳爬山爬到頭殼壞掉,好好的床不睡,妳要搭帳篷?」,「媽,你不知道搭帳篷的味道跟舒適度多好!」,其實我已經適應了那個環境。

  菜一樣要從登山口運到基地營。這段時間你知道嗎?羊咩咩從登山口遷到基地93公里,到了基地營要被宰殺,只剩下什麼?骨頭而已。因為牠走了93公里,好辛苦。我們曾經斷糧斷七天,最後要去登頂的時候,兩條腿都軟了。這是聖母峰或許不會發生的事情。包括洗澡跟上洗手間,其實都是麻煩的。那麼克服了這一切,我終於要邁向頂峰。

  7300公尺的高度,一小時走幾公尺?一百公尺要走一個小時,你就知道多喘了。

  我在7300公尺的地方唱歌。「天上的星星不說話,地上的娃娃想媽媽,天上的眼睛眨呀眨,媽媽的心啊魯冰花。」已經適應到7300公尺,又能唱歌,我的狀況很好,我們晚上10點要從最後營地出發,7300公尺要走到8051公尺,沒有給氧氣瓶。氧氣濃度那麼低,沒有氧氣瓶我還能唱歌,表示我的狀況應該是非常好。

  在半路上發生了一件事,趁著黑暗,我走了兩個小時,因為前一天下雪下的多,所以我每一腳踩下去都是非常深。每踩一步,就好像有鋸子鋸我一下。結果走了兩個多小時,跟我的同伴遇見了。我很掙扎,我到底要上還是要下?我適應力都很好,最後我選擇轉身往下走,自己孤獨往下走。走到基地營的時候傳來一件消息,來自香港的Jeff,他掉到冰河裂隙,再也沒有回來。

  下山才是真正的挑戰。我們人生當中每一個人每天或者是每分每秒,望著自己的夢想,一直不斷的往巔峰一直推,花了多少力氣,到達巔峰的時候,沒有直升機來接,要不要自己走下來?是的。所以體能消耗一大半、精神鬆懈。

  上坡70度下坡一樣要走70度,當你走上巔峰的時候,你該如何下山?是不是做好準備?

  這一段雖然考不及格的高山,他讓我學習放下。最後我想放下什麼?

  回來之後,我生命有大翻轉,我要把自己的力量化成推動社會的力量,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立一所登山學校。我非常感謝我可愛的老爸。他不是要世界金牌嗎?我爬兩次聖母峰,算不算奧運金牌?登山奧運可以吧?他還是一副,東方爸爸都這樣,嚴謹又害羞,你如果跑去抱他「我愛你」我告訴你,他兩個臉頰像紅龜粿一樣,不知道躲到哪裡去。

  去年的這時候,我爸走了,他留給我只有兩個字,「無常」,但是我很勇敢的去面對無常。

  我們每天每分每秒都有可能去遇到「無常」,但是我覺得無常是可以突破的。為什麼我沒有遺憾我爸爸走?最重要是,我珍惜跟他相處的時間。所以,祝福各位能夠把握、能夠珍惜你現在身邊的親朋好友,這個世界只要你有熱情,一定會非常的棒。

  (本文講者為江秀真,她是台灣第一位完成攀登世界七大洲頂峰的女性。轉載自TEDx YouTube影音,TEDxTaipei授權,僅反映講者意見。"About TED" and "About TEDx")

  TEDx更多文章推薦:

  曾誤信謠言、斷送主播台 李四端對全國道歉4小時的那一夜

  詞神林夕的心靈雞湯:學會把自己當「被踩扁的垃圾」

  戰勝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超馬好手陳彥博:每次崩潰都讓我變得更勇敢

  熬過沒有掌聲的六年 脫口秀網紅博恩:「興趣」讓別人知道我是誰

  不想當玉女、經商又失敗 李烈踏上製片路:到現在都覺得自己好勇敢

  別人稱台灣史懷哲,他自稱「台灣使壞者」:我為何堅持蓋一所穩賠錢醫院